主页 > 行业新闻 >

若隐若现的环线还没有法定名称

时间:2018-05-26 10:0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据《京津冀地区城乡空间发展规划研究二期报告》披露,京津冀周边有39个国家级贫困县,其中,七环途经的张家口市有10个,承德市有6个,其余23个也全部分布在北京、天津的外围,出现了“发达的中心城市、落后的腹地”的局面。 “北京七环”约90%的路程在河北省境内,之所以串联成一个巨大的环,是为了京津冀的区域互通。首都环线的每一段都有它所承担的功能。按照规划,6月底主路如期贯通后,这条环线真正使用起来也只可能是一段一段的,没有谁需要开车绕着全长942公里的七环跑一圈。
  安益抬起头来,看了看距离家门口不足百米处五六米高的七环路。24小时不间断修路带来的噪音,让他近一年来昼夜难眠。“没有人比我们更盼着这条路赶紧修完了。”他每天都在为七环通车的日子倒计时,“还有不到六十天。”
  其实,安益和当地村民对修路原本是充满期待的。他所在的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苍头村与北京市通州区只隔着一条潮白河,今年46岁的他从记事儿起,无论是去通州串亲戚,还是到河对岸的香河镇赶集,都只能通过渡船,一直没有连接两岸的桥。
  路终于开修了,然而村民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盼来的是一条承载着京津冀协同发展诸多愿景的“首都地区环线高速公路”,而作为沿线居民,要想使用高高地架在苍头村“头上”的这条路,还要绕行7.1公里,到北面的香河西收费站交了钱才能上路。
  安益知道,七环肯定不是为了连接村与村之间的交通而修的,但他搞不清楚的是,家门口的这条路要绕到哪儿去?又为什么要日夜赶工?
  为了“副中心”
  按照官方通报,全长942公里的首都地区环线高速公路(简称“首都环线”)将于2018年6月底主路贯通。环线实际上串联了张承高速、承平高速(拟建)、密涿高速(在建)、张涿高速等4条高速公路,在北京外围构成环状,俗称“北京七环”或“大外环”。
  首都环线的通州至大兴段(简称“北京段”)全长37.94公里,项目单位根据跨越的县乡行政区和道路修建类型(桥梁、隧道等)将路线分为七段同时开工。安益家门口这段桥跨越潮白河两岸、连接河北省与北京市,长约4.08公里,是正在赶工的七段工程之一。
  “线路的起点、路径、走向、桥梁跨河的交角、平纵曲线,都是固定的,我们就是负责干。”潮白河段的项目书记、常务副经理任瑞永解释说,整个北京段属于密涿高速,早在2011年就完成了勘测、规划并报北京市政府批准,并在河北与北京交通部门共同上报国务院的《关于建设北京大外环高速公路的请示》基础上合作推进。当时,这条若隐若现的环线还没有法定名称,暂被称为“北京大外环”。
  密涿高速北起北京市密云区,由北向南依次经过北京市平谷区、河北省廊坊市的北三县(三河市、大厂县、香河县)、北京市通州区、大兴区,由大兴南部进入河北省廊坊市,最终到达涿州市,全长约220公里,呈反“C”字形。
  虽然线路的提出和规划早已完成,但北京段真正开始建设却是在去年3月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后。
  当时,任瑞永从北京市政规划委员会拿到的选线方案有两个,一个是穿越西集镇,另一个是跨越潮白河,经考察协商,最终选择了后者。“因为第二个方案拆迁量小。”任瑞永解释说,目前只拆迁了17户、征地150亩,但如果选择第一个方案,同样的占地面积却面临数倍于现在的拆迁量,那样就很难保证潮白河大桥工程在6月底前完工。“关键是时间。”任瑞永说。
  5月8日,通州区政府下发通知,提出在原有的潞城镇辖区范围内新设立潞源街道办事处,并划定了街道办辖区的“四至”范围:东至宋梁路,南至北运河,西至东六环路,北至运潮减河。而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就在新设立的潞源街道范围内。
  “想象一下,过境客货车在东六环上紧贴着副中心行政办公区的西侧呼啸而过,会是什么样?”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院长、交通运输部智能公交行业重点实验室主任陈艳艳分析说,北京修建首都环线的主要目的,就是缓解六环的货运压力,而对于通州至大兴段来说,“更直接的原因,应该是将东六环过境车辆向副中心外围疏导”。
  陈艳艳的两位研究生近两个月正在做东六环客货运量的数据分析,根据北京市域范围内高速公路4月第一周的收费数据,平均每天约有3263辆货车从北京过境,占总进出北京货运量的32.43%,这就意味着每10辆进出北京的货车中就有3辆并不服务于这座城市。而六环基于自身截流、疏导的功能,分担了53%的过境车流。
  “理论上暂时还未超出六环的道路承载力,但通州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还要考虑过境货运对环境的影响。”陈艳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一辆国Ⅲ柴油货车的污染物排放量相当于200多辆国IV小轿车的排放总量。
  其实,北京市对六环货运的限制早已开始。2017年9月21日发布的《关于对部分载货汽车采取交通管理措施降低污染物排放的通告》,规定外地载货汽车每天6时至24时禁止在六环路(含六环路)以内道路通行,并明确国Ⅲ排放标准柴油载货汽车两年后将被全面禁止进入六环。
  “首都环线北京段的建设要配合城市副中心的规划、承接东六环过境车辆,给我们提的要求就是6月底通车。”任瑞永说。为此,在收到国家发改委批复前,首都环线的建设就已经开始了。
  据任瑞永介绍,潮白河段开始施工的日期最晚,所以,为抢进度,征地与施工同时进行,谈下一块地就向前挪一点,“见缝插桩”,从2017年5月12日打下第一根桩开始,工地上下1000多口人就开始了24小时两班倒的工作状态。
  安益难以入眠的日子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同村的安秦曾忍受不了噪音,半夜三点多顺着临时搭建的梯子爬到桥面上与施工人员理论,但还没等他走回家门,暂停下来的施工就又开始了。村民们找到村委会反映情况,村主任安德顺说,“噪音只是暂时的。”他承诺,等到通车之后,如果噪音还这么大,再向县政府反映。
  任瑞永顾不上村民们的抱怨,“我们只负责工程建设,时间这么紧,我们几乎不能返工、不能出错,更不能停下。”据他介绍,潮白河段在七段工程中进度最快,已经在5月18日完成了半幅路面施工,预计6月10日完成全部路面施工。“6月30日前完工是政治任务,不能完成也要完成,这就是北京的工程。”任瑞永说。
  “北京七环在此路过”
  等到密涿高速北京段按计划在6月底完成时,首都地区环线高速公路的主路将全面贯通。所谓主路,即不包括还未修通的承平高速,也就是说,首都环线尚未真正成为完整的环。
  “如果你愿意在地图上画圈的话,还有很多路线可以把这段空白连起来,只不过要绕路而已。”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原院长李晓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或者往北京市内开一段,沿六环向北,然后顺着京承高速到承德;或是向外绕行,在通州北沿京哈高速向东开64公里,然后走深广高速北上至承德,“如果不赶路,还可以兜更远”。
  但在李晓江看来,这些替代路线都不能有效疏解北京六环的压力,向内绕行势必还要利用六环,而向外绕行兜得圈子太远。“目前看来,最合适的路线还是拟建的承平高速。”他说,但是这和最初七环的设想相比,已经改变了很多。
  七环概念的提出最早可以追溯到1993年国务院批复的《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在“对外交通”部分提到“公路二环规划标准为高速公路,公路三环为二级公路”,“公路二环”指的就是现在的北京六环路,而其外围的“公路三环”便是七环的雏形。
  2004年5月,在第七届北京科博会的一场关于城市与交通的论坛上,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吴良镛首次提出“新七环”的概念。彼时,吴良镛认为,北京已经不适合围绕六环再建传统意义的七环,而是应该通过规划让七环外扩,连接涿州、固安、廊坊、香河、大厂、三河、平谷,作为新城镇的发展点,连接起北京和外围城市,建立区域城市群。这是北京七环首次将河北与北京相邻的一些地市纳入其中,这也与现在的首都环线高速公路的关键节点基本一致。
  但当时吴良镛所提出的“北京七环路”并没有纳入新的北京市总体规划中,时任北京市规划委总工程师谈绪详曾对媒体表示,“大七环”只是有些专家的看法和建议,新修编的北京市总体规划只是留有建设类似道路的可能性,但并未明确将修建七环路。
  2006年10月,吴良镛带领的清华大学科研团队对外公布了《京津冀地区城乡空间发展规划研究二期报告》,这是建设部和国家发改委委托清华大学城市研究所进行的课题研究。在二期的研究中,吴良镛再次明确“新七环”的概念。这一“图纸上的七环”,却意外成了北京楼市突进的方向——“北京七环在此路过”的广告悄然出现在燕郊、固安等房地产宣传中。
  这背后鲜为人知的,是河北省对“北京七环”的热衷与推进。
  早在2004年初,河北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成立时,便邀请了吴良镛担任省外特邀委员,河北境内环绕北京的各段公路也在此后逐步推进。2006年初,北京北部张家口到承德的高速公路正式立项,当年5月,北京南部的廊涿高速(即密涿高速廊坊段)全线开工,两年后,北京西侧的张涿高速也开始立项、修建。一条半环绕北京的“C”字形高速线路已经若隐若现。
  2009年9月,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宋晓瑛带领厅规划处、廊坊市交通局的有关人员,赴北京与北京市交通委就密涿高速公路规划方案进行协商,确定了北京大外环合作框架。
  媒体对七环路的再次聚焦出现在2011年。当年,密涿高速公路廊坊至北三县(三河)段工程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北京市测绘设计研究院完成了密涿高速北京段10公里的测绘工程,一年后,密涿高速北京段获北京市政府批准,与张涿高速、京承高速、张承高速共同组成环绕北京市的高速路段。至此,“大外环”取代了曾经提出的“北京七环”。
  七环的复杂性在于跨越了北京和河北两个省级行政单位,超出了各自的市域范围,需要由国家部门牵头。交通运输部为此专门为其赋予了全新的名称——首都地区环线高速公路,在国家高速公路网的编号为G95。
  “本质上讲,这就是区域路网中的一条线路。”陈艳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但在2014年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国家战略确定之后,它被赋予了诸多意义和价值。“交通先行是区域互通的基础,这样,三地才能协同发展;另一方面,交通也是政府力量最容易推动、最能看到成效的环节。”
  2016年底,首都环线高速公路分布在河北境内的90%的路程已实现主路贯通,北京段也在这之后3个月得到了国家发改委的批复。
  “你比五环多两环”
  打开中国地形图,“红-黄-绿”的三级阶梯分布十分明显,海拔由西向东逐级降低。东部生机勃勃的绿色的地方,就是华北平原和长江中下游平原,这也是中国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
  据《2017年中国统计年鉴》,河北、河南、山东、江苏、浙江、安徽2016年末的人口总数约为4.67亿,也就是说,上述约占国土面积5%的两大平原汇集了全国1/3的人口。
  “这就意味着两大平原集聚了巨大的能源和资源消耗,而由于地形原因,位于腰封的北京是西部、北部能源和物资进入华北平原最重要的通道。”李晓江分析说,环路修建的动机,一是为了让北京中心区的交通向外疏解,二是解决过境交通问题,而七环最主要的功能应该是后者。
  首都环线西段的张涿高速2014年3月全线通车后,河北、山西北部和内蒙古的车辆可直达华北平原和渤海出海口,不必再走京新、京藏等高速公路穿北京而过。
  连接张家口和承德的张承高速为首都环线的北段,也起到了疏解首都过境车辆的作用。
  2010年前后,京藏高速出入京方向频频出现大堵车。除了一眼望不到边的货车长龙,当时的媒体还报道了很多由此衍生的趣闻,商贩在高速路边叫卖盒饭,几十家小旅馆在路边应运而生。时任河北省高速公路张家口管理处副处长胡东公开表示,解决大堵车的突破口就是张承高速。
  在电子地图上搜索张家口到承德的行车路线,如果不走七环北部的张承高速,就只能先向南到北京,借由北六环,再向北开往承德,两条线路中间夹着难于穿行的燕山山脉。
  2015年12月张承高速通车后,来自河北、山西北部和内蒙古中部地区的车辆到东部沿海必经北京的历史宣告结束,车辆走张承高速转承秦高速,到达秦皇岛等沿海城市,虽然绕行,但全程可通过高速直达。
  其实,早年修建的北京五环、六环,除了缓解市内交通,也承担着疏解过境交通的功能,然而,随着北京城市空间的扩展,五环、六环已经逐渐成为北京市内交通的干线,环线也只好一圈圈地向外扩。
  相声演员岳云鹏的《五环之歌》用无厘头的方式唱出了人们对北京这座超级城市不断扩张的无奈。这首最早出现在2011年的“废话式的”歌曲“预言”说:“终于有一天,你会修到七环,修到七环怎么办,你比五环多两环。”
  然而,陈艳艳说,不能简单地将“大外环”说成是“北京七环”,这条环线90%的路程在河北省境内,除疏解北京交通外,它也为河北的区域互通和经济发展带来了可能。“这条路是北京的,更是河北的。”
  丰宁坝上鱼儿山镇位于张承高速最北段,驱车30分钟即可达高速入口。张承高速修通前,当地村民最担心的就是因交通不畅而导致蔬菜滞销。据2016年媒体公开报道,通路前当地大白菜5毛钱一斤都没有客商愿意收,丰宁全县甘蓝15000亩、白菜25000亩均出现程度不同的销售难。而在路网贯通后,这一现象从根本上得到了改善,从北京方向来的货车可经111国道转张承高速到达鱼儿山,秦皇岛、承德等地的客商也可走承秦高速转张承高速来此买菜。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